今天是:
关键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共产党员刘章天(二)



发布日期:2019-12-4

来源:《麟游党建网》

1932年8月,赵伯经、王乐天受省委指派回到麟游,筹建游击队。刘章天负责挑选人员。他翻山越岭,四处奔走,动员30多名青年贫苦农民参加革命,麟游游击队随之成立,赵伯经任队长,刘章天在队部工作。

是年冬,根据省委安排,麟游党的工作由王乐天和刘章天负责,赵伯经同省委直接联系。刘章天除积极协助王乐天抓好党的工作外,多次组织领导贫苦农民到彬县的太昌、水口和甘肃灵台县的邵寨等地背取官府和富豪家的粮食,以度饥荒。他还多次前往杨虎城警卫团,请求团长张汉民,副团长阎揆要(均为共产党员)支援枪支弹药。在刘章天同他的战友努力下,游击队很快发展到120多人,长短枪60多支,控制了麟游县东半片和彬县、长武、永寿、乾县以及甘肃灵台县的边沿地区,游击队声威大振。

国民党麟游县当局对此十分恐慌不安,视游击队为眼中钉肉中刺。1933年10月,游击队在申家塬休整,国民党麟游保卫团团长侯振国调两个中队偷袭。游击队作好迎战准备。战斗打响后,刘章天率游击队员从草丛中跃出,一个冲锋把敌人赶下了沟底,沟口又被游击队抢先占领,敌人成了瓮中之鳖,全当了俘虏。20多天,侯振国率领民团200多人杀气腾腾地向游击队驻地碑子梁扑来,企图全歼游击队。刘章天等8位勇士,埋伏在草丛中,当敌人进至约100多米时,猛然冲击,敌人全线崩溃,侯振国被活捉。侯被俘后,乞求刘章天等人把他放了,给以好处,遭到刘章天的厉声痛斥。麟游县当局仍不死心,于翌年元旦拂晓派一个营偷袭游击队。哨兵发觉时,敌先头连以逼进到距游击队队部百米之处。在此紧急时刻,刘章天同赵伯经、王乐天身先士卒,一阵猛烈的射击把敌人打退,游击队乘机重新布置兵力,敌营阵脚大乱,溃退而逃。

1934年6月,根据省委指示,游击队改编为麟游县保安团崔木区团(次年春改为保安分队),驻崔木镇。刘章天任区团特务长。

1936年西安事变发生后,刘章天随赵伯经带队进入县城,收缴了各机关武器,并召集群众大会,进行声援。年底,任中共麟游特别支部委员的刘章天受党组织委托,去省委汇报工作,同时送王自强、田玉贵去边区。他们三人化装成教师,躲过敌人的岗哨盘查,进入边区见到了关中特委书记习仲勋,随之刘章天去云阳向省委汇报工作。省委书记贾拓夫听取汇报后,对麟游的工作给予肯定和赞扬,并派黄子祥来麟游协助指导工作。

在特支里,刘章天分管党的交通联络工作。他先后组建了西巷高小学生党支部、教工党支部及崔木保安大队党支部。1937年11月底,崔木保安大队抽出20多人,组建了麟游县保甲游击队(又名抗日义勇游击队),刘章天任副队长。后保安大队和保甲游击队合编为县常备队,刘章天任分队长。

1938年2月,中共麟游县工作委员会成立,刘章天任统战委员。5月,县工委改为县委,刘章天改任县委委员。继续负责统战工作。在此期间,他积极做麟游县中上层人士的工作。麟游县县长温雅儒思想进步,同情革命,刘章天多次同他谈心,向他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陕甘宁边区政府的施政方针及工作人员的优良作风,他表示了极大兴趣。温要刘章天给他开个“关系”上延安学习。国民党麟游县党部书记长张启纯也对刘章天说“你有你的上司,我有我的上司,你搞你们的,总之,我是不愿意当亡国奴的。”在他俩的影响下,麟游县一些中上层人士开始靠拢共产党,愿意与共产党人合作共事。温雅儒还呈请省政府,任命赵伯经等人为县政府科长,他还要共产党员袁惠民当他的警卫员,每周一次听共产党员讲时事和抗战形式。麟游的政治形式极为有利。刘章天把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作为教材,在常备队和西巷小学讲解,他还组织师生和士兵到崔木、常丰、阁头寺、招贤等地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表演节目,深受群众欢迎。

麟游不断高涨的抗日救亡活动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伺机破坏。有一次,从凤翔来了一个自称是“抗敌后援队”的人,刘章天见其行动诡秘,且四处打探消息,起了疑心,经盘查,原是国民党的特务。刘章天当众揭露了他的阴谋,将其赶走。不久,三青团彬县分团部派两人来麟游挂起牌子,诱骗青年参加其组织。刘章天按照县委指示,组织共产党员和进步师生进行抵制和斗争,迫使他们在一年时间里没有发展一个三青团员只好滚蛋。

为了用合法的身份坚持斗争,1940年5月,县委指示刘章天到西安翠华山国民党办的“西北游击干部训练班”受训,8月刘章天回县任麟游县国民兵团副官。他利用公开身份每天到西城楼给自卫队(年初由常备队改编)战士上课,宣传革命道理,帮助学习文化。一年后,县委为加强农村工作,决定县委委员一律担任社会职务,以合法身份为掩护建立党的活动点。刘章天被安排到招贤镇粮管处当稽征员,分管县西地区党的工作。

1943年11月,由于叛徒出卖,中共麟游县委书记王乐天被捕,后被杀害。县委成员和大部分党员被迫分散到乡下或转移外地隐蔽。国民党陕西第九专区及麟游县当局企图将麟游党组织一网打尽,在西安各报登载了捉拿赵伯经、刘章天等人的通缉令,大肆逮捕尚未离县的共产党员,同时收缴了县自卫队武器,将29名士兵诱捕交了壮丁。麟游一片白色恐怖。

隐蔽在乡下的刘章天心急如焚,他不顾个人安危,打探消息,了解情况。当剿山的敌军刚刚撤离,他找到县委委员陈世业,两人决心重新建立党组织,同敌人干到底。他俩到永寿、乾县、扶风等地找到许晓东、柏少英、袁惠民、赵杰等同志,分析形势,决定刘章天找赵伯经联系,商定办法。刘章天到固原向赵伯经汇报了情况,随后返回麟游联络同志,安排工作。他在极其险恶的环境里,多次跋涉于麟游、乾县、扶风、岐山与固原间,传递消息,同时把在麟游难以立足的同志送往固原躲风。刘章天还联络进步人士向省政府控告县长马绍中贪赃枉法,诬陷好人,草菅人命的暴行,迫使马绍中被调离。

中共陕西省委得悉麟游党组织被破坏,派交通员李文来麟游了解情况,刘章天作了详细汇报。不久,省委决定麟游县委将身份暴露分散在外地的党员接回边区,以保存革命力量。刘章天同李文赴固原向赵伯经作了传达,迅即回到麟游,带领许晓东、赵杰、柏少英、袁惠民等人由乾县到耀县,分两路进入边区。到边区后,刘章天留在关中地委干训队学习,准备迎接新的任务。为了加强党在国统区的理论,适应不断发展的新形势,1945年初,刘章天被关中地委指派为西府地区交通员到西府各县做发动群众,争取上层,建立革命武装工作。他今天去这县,明日去那县,出入敌军兵营,做策反工作。驻守旬邑西门外鸡儿嘴的陕西保安六团第三大队大队长董策成,思想比较进步,刘章天便以赵伯经的名义多次找其谈话,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及政治主张,揭露国民党统治集团的反动黑暗,晓以利害,指明前途,教育他弃暗投明,站在革命一边。董策成的思想逐步倾向革命,他驻守的关卡成了我党工作人员出去边区的休息站。后来赵伯经出面做工作,董策成率部起义。

版权所有:麟游政协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子版后台登录
运营维护及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ICP备100000254号
本站总访问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