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党的忠诚战士刘耀庭



发布日期:2019-12-16

来源:《麟游党建网》

刘耀庭,原名刘煊,字耀庭。1907年生于麟游县城。其父刘肇凤为清代武生,生性耿直,好打抱不平。受父亲熏陶,刘耀庭豪爽直率,嫉恶如仇。

1923年,刘耀庭从私塾高小毕业,慕名考入三原省立第三师范学校。他在这里阅读了《共产党宣言》、《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受到了新思想新文化的启迪。他加入了学校进步组织“渭北青年社”,参与了驱逐顽固守旧校长陈进程的斗争。声援“二七”、“五卅”惨案的罢课示威等进步活动,受到了教育和锻炼。这年假期他回到麟游,看到官场腐败,教育落后,与同学赵伯经等人一起,发动县立高小师生成立了“雪耻救国会”,学生上街游行,高呼口号,散发传单,登台演讲,要求县政府撤换顽固守旧的县教育局长和高小校长,这些行动在麟游山城犹如重磅炸弹,震醒了很多人。

1926年,刘耀庭从三师毕业,他怀着立志救国的宏愿考入西安中山军事学校,弃文从军。中山军事学校是中共陕西省委领导的干部学校。刘耀庭在这里接受了马列主义。1927年4月,经高克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国民党陕西当局“清党”。中山军事学校校长史可轩受省委指示,率学生北上途中被国民党杀害,刘耀庭只好到国民革命军甄寿珊师教导团军官队学习,适遇赵伯经,两人多次商讨回麟游创建党的组织,开展革命活动。

同年8月,在甄寿珊部的中共党员王泰吉,指示刘耀庭及赵伯经、白廷栋回麟游,创建组织,发展党员。他们回县后,应聘到县立高小任教不久,成立了中共麟游小组。刘耀庭赵伯经介绍职员王乐天入党后,发动学生驱赶了坚持封建奴化教育的赵步云,由赵伯经接任校长,刘耀庭被聘为训育主任。此后,刘耀庭改革了教学内容,增添了《社会发展史》,编写了《帝国主义》、《不平等条约》、《国民革命》、《国耻史》等教材,翻印了《共产主义与共产党》。他在高年级建立了周政治讲演会、讨论会,鼓励学生各抒已见,大胆抨击时政,培养了一批积极分子。经党小组考查,刘章天等人被发展入党。

1928年2月,在中共岐山县委派员指导下,中共麟游党支部干事会成立,刘耀庭任书记。随后,刘耀庭来到岐山刘家塬单级师范,听取了岐山县委书记杨念一传达中央“八七”会议和省委“九二六”会议精神,会后刘耀庭将会议文件夹在帽子里带回麟游,在党支部会上作了传达。经过讨论党支部决定:通过兵运,策动当地驻军起义。刘耀庭、赵伯经与驻防麟游的王泰吉营接上了关系,互通了情况。同年4月,王泰吉在麟游起义;5月6日,赵伯经涉嫌被捕。刘耀庭又高兴又气愤,他估计国民党当周要采取行动,就多方奔走,联系党员。不久,国民党县政府多次派军警到高小搜查,学校人心惶惶,一片混乱。刘耀庭毫不畏惧,他一方面同王乐天联络士绅和民主人士向县府交涉营救赵伯经,另一方面在晚间分别组织党员和进步学生,在县城外火星庙、药王洞等处,学习革命理论,进行党的有关知识教育。他说:“敌人的残暴吓不倒我们,只要坚持斗争,革命终会成功。”经他反复工作,学校照常上课,党的活动没有停止。同年6月,岐山县委得知麟游党支部被敌破坏,派人改选了党支部,王乐天任书记,刘耀庭改任组织干事。改选后,刘耀庭工作更加勤奋积极。他印发宣传共产主义小册子,同时以“人民自决会"的名义编印传单,夜晚张贴在街道及县政府大堂口。第二天,县长看到了传单,十分惊慌,即加强戒备,对高小的师生严密监视。一日,刘耀庭因事外出回城,守城卫兵从他身上搜出个小本子,上面记录了赵伯经被捕经过及国民党军警残害人民的罪恶事实,立即被送往连部审查。连长不识字,叫文书看;文书思想比较进步,且与刘相识,他看后说:“这是胡写乱画的一堆字,没个啥句句,没有啥意思。"那连长见刘耀庭镇静自若,看不出什么破绽,只好把他放了。由于刘耀庭上下奔走,加之刘民生等知名人士的努力,后通过于右任、刘定五、甄寿珊等出面保释,赵伯经遂获自由。不久,刘章天来县城上学,因书包里有《共产主义与共产党》的小册子,被关押审讯。刘耀庭得知此事后非常着急,向党支部汇报了情况,有意同县政府差役接近,探听情况,得知刘章天虽受严刑拷打,但未暴露身份。他以送饭为名,前往看守所,鼓励刘章天不要怕,原来说的口供不能变,坚持下去。随后他联合教育科长刘民生、绅士吕鸿盛等人向县长疏通,刘章天在春节后被释放。

1929年秋,岐山党组织派人来麟游,向刘耀庭传达了省委“关于派遣地下党员到杨万青部队开展兵运工作,建立和发展党组织所掌握的武装力量,争取把队伍拉到麟、千、陇一带创建革命根据地”的指示,他向党支部作了汇报,联络了共产党员魏勤轩及进步人士阎立山、赵杰等,经甄寿珊推荐,1930年初打入平凉新编十三师教导团,刘耀庭任新兵连连长。他抓紧对士兵进行教育,还协助赵伯经、王乐天、刘章天到该部购买枪支弹药,待机起义。不久,该部“清党”,刘耀庭在1931年8月回到麟游。

1932年春,刘耀庭应聘为县立高小教员。当时日寇入侵热河.紧逼北平,危及华北,刘耀庭心急如焚。他在讲台上讲中国危急,讲抗日救亡,启发学生的爱国热情。在刘耀庭的带动影响下,学校出现了人人高唱抗日歌,个个准备上前线的感人局面。当局对此十分反感。

1935年9月,刘耀庭被校方以思想过激为由解聘。为了能经常出入县立高小指导党的工作,刘耀庭把自家四分宅基地捐给该校,扩建校舍。县长王世平亲撰“捐地助学”匾额悬于刘家门楣。此后在他的组织指导下,党组织从该校先后向延安抗大、中央党校输送了一批青年,为日后地方工作培养了骨干。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随后,中共西兰工委委员赵伯经、严克伦率崔木保安区团进驻县城,成立了麟游县抗日救国会,刘耀庭积极参与救国会工作。他四处奔走,多次以救国会名义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张、杨“八大主张”,不少农民、士绅深受感动,表示要为抗日出力。

1938年2月,刚成立的中共麟游县工委指示刘耀庭,出任国民党县常备队副队长兼分队长。刘耀庭利用合法身份,同各界头面人物交朋友,拉关系,适时启发他们民族正义感。当他得知蒋介石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日寇长驱直入,进逼山陕时,满腔悲愤地对士兵讲:“国家灭亡了,我们就是亡国奴,奴才难当!你们是热血青年,要保卫国家,打倒日本侵略者!”他和县委同志商量后,积极筹集军饷,准备组织抗日游击队,坚持持久抗战。这一系列活动,引起了国民党县党部的警觉。刘耀庭同王乐天一起,巧妙地粉碎了县党部企图派亲信插手常备队的阴谋,不久,刘耀庭被任命为常备队队长。他与副队长王乐天,积极发展党员,成立了常备队党支部,常备队的一切活动,都由党组织领导指挥。

1939年,在思想比较进步的县长温雅儒支持下,刘耀庭担任了麟游县政府军事科科长。他同任县政府民政科长的赵伯经密切配合,把一部分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安插在县、乡、保中任职,遏制了反动势力。到1943年冬,县级武装力量除警察局外,大部分掌握在共产党员手中。全县4个乡,2个乡的乡长是共产党员,另外2个乡的乡长是党的同情者。乡警备班多为共产党员掌握,学校、机关中也有不少共产党员,少数反动派也无可奈何。

1942年春,有一天,国民党当局在县城召开群众大会,县党部书记长王宏达在讲话中指责麟游宣传腔调过激,辱骂麟游人民无知。刘耀庭挺身而出,登台历数了日寇烧杀奸掳种种暴行和国民党不抵抗的卖国行径,有力地驳斥了王宏达的谬论。县立高小教师也登台发言反驳。王宏达十分尴尬,灰溜溜地走出了会场。

翌年11月,由于叛徒出卖,县委书记王乐天被捕,赵伯经被逼出走。刘耀庭不顾危险,想方设法营救王乐天。他四方筹措,先后给县长马绍中、驻军营长送去20万元,同刘民生等人具保求释均未获准。刘耀庭知道,他自己已被县政府严密监视,随时都有可能被捕。 但他置个人安危于不顾,镇静自若,积极联络4名乡长和4名中心小学校长,具保王乐天,控告马绍中贪赃枉法,诬陷好人。状子呈上不到10天,国民党宝鸡专员温崇信率人来麟游,将刘耀庭逮捕,关押在宝鸡狱中,严刑拷打。刘耀庭严词驳斥,只字未吐党的秘密。当时有一难友熬刑不过,答词有些拖泥带水,他乘傍晚“放风之机”,与那位难友商讨了对策,统一了口经。对质时,刘耀庭挺身答辩,毫无惧色,巧言相对,当局一无所得。温崇信恼羞成怒,亲自审问,仍无口供,进而严刑拷打。刘耀庭不顾伤痛,大声诘问:“专员亲自拷打犯人失了官体,法庭乃国家法律尊严之所,你们办案当以事实为凭,岂能强人就范,如果这样,将何以申正气,张国威,昭信于世人,慑服人心呢!”信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只好命加重镣铐,严加看守。不久,王乐天惨遭杀害。刘耀庭得知后悲愤满腔,含泪写就了“壮志未酬身先死,孰料渭水哭忠魂’’的挽联,以示哀悼。刘耀庭在宝鸡被关押数月后,因无证据,遂以“嫌疑犯”送西安“劳动营”。一次,狱卒无理责难他,接着出拳便打。刘耀庭双眼一瞪,两拳打倒狱卒,当着众人揭发狱卒虐待犯人的事实。事后打骂犯人的事稍有收敛,但刘耀庭却被钉上脚镣手铐,逼迫劳动,致使视办减退,头发脱光,直到1946年1月“劳动营”解散,才得释放。

刘耀庭回县,县政府一边派遣特务盯梢监视他,一边以官禄为诱饵,邀他到县政府任职。刘耀庭以双目失明拒绝供职,表面上,株守家中专疗眼疾,实则在等候党组织来联系,考察恢复他的党籍,安排工作。

1948年4月21日,麟游县首次解放,刘耀庭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府总队第三支队副队长。6月,部队北撤,他留当地工作。国民党军队卷土重来,占领了麟游。为迎接麟游的再解放,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同县自卫团分队长魏生林接触,教育争取,促使魏率分队14人起义,参加了县游击队。


1949年5月21日麟游县二次解放,刘耀庭欣喜万分,他找到县委书记、组织部长要求恢复党籍,因当时忙于建政等工作,无暇顾及。刘耀庭二话没说,积极参加镇反、抗美援朝、土地改革运动。1950年他被邀为县各界人士代表常务委员会委员。1952年被选为县人代会代表,县人民政府委员。

1953年,县委对刘耀庭作出了“自行脱党”的结论。他虽然难以接受,但仍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起带头作用。

1956年8月,刘耀庭正式脱产,任县文化馆馆长。每年冬季,他在馆内开设夜校,聘请义务教师,动员城关附近群众参加学习。他还拿出自己工资。为教师购买奖品。1958年,刘耀庭已近花甲之年,他挑着60多斤重的宣传用具,奔走于各水库工地及麟凤、麟永、麟眉公路工地,演幻灯,放录音,让民工阅览书刊画报。有人劝道:“你年近60,山路难走,肩挑重担,实在不易,还是让我们年轻人干吧!”刘耀庭笑笑说:“建设社会主义,大家都要干,我老汉岂可落后。"

1960年,刘耀庭任县文教卫生局副局长,当选为省政协委员。他深感责任重大,工作更加积极。同年底,在一次下乡中了解到两亭、天堂两地交界处一些村庄克山病还未控制住的情况后,迅即回县,筹措经费,挑选有经验的医务人员组队,他亲自带领深入病区,挨家挨户上门为群众治病,使克山病得到控制,村民万分感激。

1966年“文化革命”始后,刘耀庭被揪斗,开除公职,交生产队改造。后被诬为“叛徒”,押回县城关进“牛棚”。因他据理陈述,拒不承认麟游地下党是“叛、特、反”、自己是“叛徒”而被投进监狱。在狱中刘耀庭仍不为高压屈服,常遭打骂。

刘耀庭虽受极左路线的迫害,但他对党依然忠心耿耿。一次批斗会后,儿子流着泪搀扶他回家。刘耀庭语重心长地劝儿子:“不论怎样批斗打骂咱,你对共产党千万不能有啥疑心和怨言,我看是上面出了坏人,打骂不是共产党的政策。说得儿子不住地抹眼泪。

1973年5月13日,刘耀庭含冤逝世。在临终前,他反复嘱咐亲属向党组织转达恢复他党籍的要求。党想着自己的儿女。1978年,中共麟游县委给刘耀庭彻底平反,恢复了名誉,并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1987年11月,中共陕西省委批示:同意撤销1953年麟游县委对刘耀庭以自行脱党的结论,承认其党籍,党龄从1927年4月入党时连续计算。

刘耀庭是党的忠诚战士!

版权所有:麟游政协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子版后台登录
运营维护及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ICP备100000254号
本站总访问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