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一次流产的九成宫开发



发布日期:2020-3-27

●吴万哲

2013年岁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和各大网站,竞相报道国务院批准麟游县唐九成宫遗址文物保护规划的消息。规划提出,国家将以30年时间,投资6亿元人民币,整体搬迁麟游县城,分3期对九成宫遗址系统开发,复建隋唐大型宫殿,新建遗址博物馆和遗址公园。消息传来,麟游人奔走相告,激动不已。

其实,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曾有过一次九成宫开发。

1985年,我在麟游县镇头中学教书,中秋节晚上10点多,县文化馆副馆长刘志斌打电话让我去一下。我匆匆赶到文化馆,他办公兼寝室的小屋灯火通明,气氛热烈,挤满了人。博物馆馆长王林昌、文化馆长赵仁杰和多年担任文教局长、刚升任管文教工作的县人大副主任苟子文等当时麟游文化界的名人,个个眉飞色舞、争先恐后讨论一件什么极喜庆的事。我一进门,苟主任告诉我:香港大亨要投巨资修复九成宫了,他们起草了份“意向书”,让我帮忙誊写一下。我略略一看,抑制住心中的的喜悦和激动,急忙抄写起来。

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喜事啊!意向书提出,麟游县政府出土地,香港新开颜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镒投资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那时的钱值钱,人们感觉1亿元简直是个天文数字),整体搬迁县城,按史料记载,全面修复九成宫,并在桑树塬乡建设飞机场,在武则天洗澡的玉女谭建设大型游泳馆,恢复石臼山皇家狩猎场,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事业,带动全县经济、社会发展。

九成宫是麟游人一个梦,一个埋藏了千年的梦!麟游,曾以“白麒麟遨游”而得名,稍懂历史的人都知道有个九成宫,可不少外地人千里迢迢慕名而来,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座新兴的县城。便着急的地问:“九成宫在哪儿?我要看九成宫!”当你告诉他,这儿就是九成宫,只不过被黄土深埋在2—8米的地下时,他们便大失所望。有人竟然骂麟游人是骗子,穷疯了,竟拿虚无的东西蒙骗人!

据《隋书》、新旧《唐书》、《资治通鉴》等记载,盛极一时的九成宫确在麟游。九成宫始建于公元593年(隋开皇十三年),原名“仁寿宫”,隋文帝杨坚6次到此避暑。631年(唐贞观五年),唐太宗李世民又加修缮和扩建,更名“九成宫”,5次悠游消夏。高宗李治时一度改名“万年宫”,不久又恢复原名,曾 8次携武则天到此,每次居住半年以上。“九”为数字单数之最,繁体为“玖”,亦通“久”。离宫取名“九成”不仅寓其雄伟高大,亦有千年万载不朽之意。

九成宫,是隋唐历史上一处重要的皇家大型避暑园林,位于麟游“万叠青山但一川”的杜水之阳,四面青山环绕,西有二河交汇形成“西海湖”。工程由隋“巧思过人”的著名建筑大师宇文恺设计,相国杨素监工修造,历时2年,调动民夫数十万,“死者以万计”。离宫占地303000平米,大型宫殿30余座,依山临湖,跨水架楹,分岩耸阙,高阁周建,长廊四起,栋宇胶葛,崇台楼榭,宛转相属,富丽堂皇。史“离宫之冠”。 

九成宫前后兴盛80余年,一度成为隋唐王朝“陪都”,政治、文化、军事和外交的中心,隋唐许多重要事件就发生在此。公元597年(隋开皇17年)2月隋文帝首次驾幸,即被山川之锦绣,气候之宜爽所迷,“留连往返”,“乐而思归”,一住就是一年零7个月,直到次年9月方回长安,连中国人最看重的春节,亦在九成宫度过。他还在此接受外国使臣朝贺,废立太子,将安义公主下嫁突厥王子。最惊心动鬼魂的一幕是“仁寿宫杨广弑父蒸母”。610年,文帝第5次驻跸,不幸身染重疾,太子杨广进宫侍父,竟调戏母妃宣华夫人,杨坚发现大怒,要立废杨广改立前太子杨勇。杨广这个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暴君先下手为强,命张衡杀死生父,又假传圣旨,杀兄埋侄,从此登上皇帝宝座,当夜占有了陈宣华。

隋亡唐兴。李世民“玄武门之变”荣登九五,因难耐长安溽暑,降旨欲修避暑行宫,魏征奏议麟游有隋时旧宫,稍加修缮即可使用。李世民爱惜民力,采纳魏征建议。李世民在此指挥对西域的战争,给爱女长乐公主完婚,还险遭突厥降将结社率暗杀。唐高宗第一次游幸即遭遇大洪水,冲去卫士及当地平民3000余人,大将军薛仁贵爬上城门哟喊,惊醒内宫,将李治背上碧城山,才使他幸免于难。武则天在此极尽“美人心计”,杀死一母同胞的亲姊、皇妃韩国夫人,成功爬上皇后宝座。

除两朝帝王外,还有大批文臣武将、学人名士留足。初唐大儒王勃留下著名的《九成宫表与颂》,卢照邻传世有《病梨树赋》,唐思训传世有《九成宫纨扇图》,王维、杜甫、李商隐、吴融等都有不朽诗篇留存,药王孙思邈还在石臼山为太宗炼过不老丹药。

武则天称帝后,兴趣东渐,九成宫随寂,但一直却有四品衙署看守,有时也借与亲王避暑,繁华景象未衰。唐末渐废,有人说罪魁是洪水,但考古家更倾向兵与火。宋元诗人还有“明月犹照荒宫”的描写,明清却只有“人道当年九成宫”的叹喟,新中国诞生前夕,地面已无片瓦,连举世瞩目的《九成宫醴泉铭碑》也倒卧荒丘。陕西省人民政府1957年公布为第二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务院1996年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醴泉铭碑》记载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公元632年,李世民第一次驾幸麟游。天子出行,大军云集,生活用水发生极度困难。一日,李世民手持龙头拐杖,“闲步西城之阴,踌躇高阁之下,俯察厥土,微觉有润,因而以杖导之,有泉随而涌出,乃承以石槛,引为一渠。其清苦镜,味甘如醴。”朝野引经据典,皆视祥瑞,李世民便降诏立碑以志。这就是历经千年风雨,至今还屹立在麟游城西,价值连城、享誉世界的《九成宫醴泉铭碑》的由来。

此碑世称“三绝”。皇帝拐杖一捣,便有清泉涌出,此乃一绝。从古至今,刻碑立石莫不极尽谀词,唯初唐大政治家魏征却把“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居高思坠,持满戒溢”、“念兹在兹,永保贞吉”等“警告”式的语言写进铭文。李世民看到初稿大发雷霆,要杀掉这个“乡巴佬”,他的老婆长孙皇后却以“君明而臣直”相劝,还穿起礼服郑重朝贺,李世民这才消怒,不但未杀掉魏还给以重奖。李世民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英明皇帝,如此碑文魏征敢写,唐太宗敢立,长孙皇后敢贺,可见唐时政治清明之程度。此为二绝。还有一绝,碑上丹书为大唐太子率更令、书坛泰斗、75岁高龄的欧阳询封山之作,其以“书体瘦硬、结构险劲”著称,世尊“楷书第一”,历为书家所推崇,世代有庞大的“欧”迷和“欧体”研究队伍,世人以能收藏一份碑帖而光荣无限。

“三绝碑”之侧还有一通石碑,系高宗大帝首次游幸时“御制御书”。李治治国业绩平平,但其骈文却词藻华美,声韵铿锵,写景抒情,发抒誓做一代明君之情怀,书艺更是潇洒、俊逸,粉丝亦然不少。为后人所津津者,碑阴留有类似今日“报到册”之类、随驾3品以上48位官员自书“职位、名字”,这在我国浩如烟瀚的金石学中成为孤本,也堪为“一绝”。

据老年人讲,解放初遗址靠山处竖满高大青石碑,遗憾的是1958年大炼钢铁全被砸掉喂进钢炉,两通瑰宝也险遭厄运,民兵营长带人就要下手,附近村民闻信赶来阻拦。说来可笑,并非他们有什么保护文物的先见之明,而是源于一个传说。村民说,古碑下镇着一个海眼,如果破坏石碑海水就会巨浪滔天,淹毙麟游城。传说虽然谎诞,但却为古碑在原址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西安筹建碑林时,曾要将其索走,县上没有同意。

麟游过去偏僻、闭塞、贫穷,别说外人对九成宫的存在怀疑,就是本地人相信者也绝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九成宫遗址长满了绿油油的庄稼。苟主任讲,一日他参观醴泉碑归来饭场发议论,一县领导训他:“胡说啥哩,人家皇上能把离宫建在咱这?”可见九成宫被历史的烟尘压埋得有多深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也许皇家离宫保密的原故吧,麟游县一直未向世界开放,据说日本人多次要求参观九成宫,有关方都以未曾找到为由唐塞。麟游人日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却不知脚下还踩着一个巨大宝贝。“文革”中期,麟游县将县城由原东五里的童山之巅搬到山下,谁料端不溜秋建在了九成宫遗址上面。那时多盖平房,也没挖出什么古物,便它没引出什么争论。

九成宫重新进入人们思野,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具有化时代意义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富民政策给麟游这块风水宝地带来了福音。1985年5月,我国政府正式宣布麟游对外开放。时过3个月,日本大书家今井凌雪便迫不及待率领29人组成的庞大访华团,专赴麟游参观醴泉碑。今井说,他8岁知道《醴泉碑》,10起习临,激动得抱了古碑大哭,欣然题词“楷法极则!”那时正大讲中日友好,这成了一件大事,从中央到地方非常重视,媒体来了十几家。麟游人第一次见到“日本鬼子”,竞相观看,竟一时交通拥堵。从此,“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九成宫第一次走向了世界。

那是个百废待举的时代,麟游县首轮基建潮爆发。麟游中学、银行、邮政等单位率先建起了气势宏伟的多层大楼,处理地基时突然挖出了好多箩筐大的柱石、门扇大的石板,和一口罕见的宫廷水井。文物部门紧急报与上级。消息传到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大怒,说九成宫是一处重要文物古迹,国家正在考虑修复,怎么能把县城建在上面?

原来中科院早在建国初就制定了“九成宫修复计划”,1959年曾上报国务院审批,由于当时经济困难被列为“暂缓”工程,紧接中国发生严重自然灾害,以至后来十年“浩劫”,文物专家统统打倒,谁还敢提“修复帝王离宫”?麟游县城的搬迁,是由当时军人执政的省革委会批准的,审批程序极不健全,竟然置省政府1957年公布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于不顾,也未通过中国社会科学院,上下脱节,草率批准麟游县城搬迁。于是一个国宝极的文物古迹便出现了如今令人泣笑皆非的尴尬局面。

中科院火速报告国务院,申请专项经费,速派隋唐考古研究室主任马得志、杨鸿勋、安家瑶等专家组成庞大的科考队,奔赴麟游进行考察性发掘。马教授一行来到麟游,看到遗址上房舍林立,行人熙攘时,捶胸顿足,伤感不已。他们拿出尘封多年的资料,按图索骥,拂去天台山上几公分厚的尘埃,便找到文帝居住过的排云大殿石础;在西大街路口挖出深埋地下的皇家御花园硕大无比的太湖石;在麒麟药厂门前找到了唐太宗的点将台、大宴君臣的丹宵楼;在麟游中学旁挖出了古醴泉引水渠;最辉煌的当属在邮政局院子挖出、编号为37号的大殿遗址,其占地600平方,48只石础,直经达62公分,可想其建筑有多么宏伟,专断推断,这就是类似今日之北京人民大会堂似的特大建筑“大雄宝殿”,出土了大量隋代珍稀青棍方砖、唐代花面砖及铜造像、白瓷碗、釉陶盏、擂钵、骨簪、骨篦及斧、锄、锁、箭簇及一尊镏金佛等珍贵文物,更令科学家称奇的是许多石础、楼宇积兽、莲花方砖等竟宛然若新。马教授等前后历14个春秋,共发掘大小建筑遗址37处,其中37号遗址被评为1994年中国考古10大发现之一,轰动世界。马教授先后多次召开全县职工干部大会,详细通报九成宫发掘情况,麟游县委、县人民政府也以红头文件形式颁发了“九成宫遗址保护规划”,分类划定保护范围,严禁重点区域新建二层以上建筑,等待时机迎接开发。

人常说,历史有惊人的巧合。九成宫的消亡与发掘再次证明这一铁律。1300年前,隋唐在这片土地上修建了辉煌至极的避暑离宫,1300年后的麟游县新城恰巧又一屁股坐在了遗址上面。更为蹊跷的是,现时建筑的布局、朝向,街道的走向、位置也与古时一模一样,只不过今天街道两边各比古时稍窄一米而已。这是历史的某种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神灵对一个发黄时代到来的暗示?

麟游是国家级贫困县,当时农民年人均收入仅百十元,全县财政收入也就百把万,支出却高过几百万,县长常讲是“要饭财政”,靠国家救济过日子。如今,有香港大亨要投巨资修复九成宫了,这一项目的成功,定能拉动麟游社会、经济的飞跃与发展。夜已经很深,我还在紧张抄写,那些文化精英们还在为九成宫的开发,谏言献策,描画蓝图,不时为一个设想争得面红耳赤。那晚我一直忙碌到凌晨一时,认认真真把意向书抄了三份。第二天一大早,苟主任等就坐了班车,拿着去了省城。

清晨,我一回学校便把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全校师生,人们听了也都非常高兴,期盼这一愿望早日实现。不久便有好消息传来,主管副县长李振清去香港与投资人谈判了,承诺只要此事成功,县政府将为其立座“醴泉铭”一样高大的石碑,千年万载牢记他的功绩,陈镒先生听后激动得抓了县长的手直摇。紧接着陈先生到麟游实际考察,政府还特意杀了一只老绵羊接待。陈先生经过两次详实考察,决然拍板,并提出建成经营20年后,交给麟游县政府。此后,不断有日、韩、英、美团队造访,每年多达二三百人,是宝鸡市外国游人最多的县。

那些日子,麟游人高兴透了,个个春风满面,见面就说九成宫。九成宫一词稔熟得宛似自家的婴孩。我便悄悄做着迎接大开发的准备,注释了《醴泉碑》铭文,与朋友编著了《欧阳询与醴泉铭》一书,实际寻访景点,写了大量游记散文,又不厌其烦查找古籍,搜集资料,撰写长达五六万字的《九成宫史话》,在《宝鸡日报》连载两年,还积数年功夫创作了《九成宫》秦腔剧本,不断打磨,等待上演。

然而,大约一年之后吧,突然传来消息,说此事黄了。原因是香港投资人提出为保证投资收回,需要一家省级银行担保,麟游政府急找省银行,可银行一句话给咽回来:“投资数额这么大,你麟游又那么穷,拿什么还人家的钱?”领导忙道:“我们有牛、羊,核桃,还有出口抢手的黄玉米,满山遍野的山药材!”好话说得箩筐装,银行就是不答应,领导又找省、市政府,也没结还跑过北京,直到90年前后才偃旗息鼓。

一次诱人的九成宫开发流产了,但麟游人一直没有放弃,在做着各种努力与准备。

国务院保护规划发布后,有些人不理解,不就一处古代皇帝住过的房子嘛,值得国家投资修复?我国著名考古学家 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第一研究室主任安志敏先生指出:“隋仁寿宫和唐九成宫,是历代离宫中唯一经过全面考古勘察和发掘的地方,也是隋代宫庭遗址中唯一的发现,可以填补隋唐建筑史的空白。”考古学家两个“唯一”、一个“空白”足以表明此离宫的重要性。九成宫主要建筑为隋代,而隋虽然是一个仅有37年的短命王朝,但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朝代之一,而保存得如此完好的隋代建筑在全国绝无仅有。唐代又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发黄时期,但唐时古建完整保留下来的也是凤毛麟角,就是被誉为唐城的西安、洛阳,不是经改朝换代的战火洗礼破坏殆尽,就是被后世翻修得面貌全非,而九成宫一直“沉睡”在地下的黄土中,是真正原汁原味的隋唐文化(主要是隋)。还有一点,人们只所以崇尚九成宫,实际是在崇尚一种辉煌的古文化,一种清明的政治制度,一种繁荣而稳定的社会生活。建筑是凝固了的音乐。建筑是一个王朝经济、文化繁荣鼎盛最有力的佐证。唐大帝李世民“一杖捣出了醴泉”,伟大的改革开放又一镢发出消失了千年的九成宫,历史又一次出现绝妙的巧合。

九成宫无疑是隋唐帝国赏赐给九成宫留守后裔们一笔宝贵的文化和物质财富。然而近年来麟游县的某些人却患了严重的短视病,视人民政府的保护规划而不顾,违规在保护区新建了许多高层建筑,如今九成宫故址已是“群楼林立、街巷如织”(马得志《两宫考古发掘报告》语),无疑将给开发工作带来极大难度。

21年担任麟游县博物馆馆长、现已退休的王林昌先生,被誉为“九成宫的守护神”。他至今清楚的记得,为保护九成宫,他与无数单位、无数个人、甚至包括县太爷一级领导经常吵架。一次,有家单位在保护区盖家属楼挖出宫殿遗址,他提出需要保护,不光职工、建筑工人围攻他,连某些高官也批道:“你们单位没钱盖楼,你咋看见人家盖楼就挡,这样下去麟游还要不要发展?”他给讲九成宫的重要性,领导却更生气了:“你光胡吹,你有钱吗?牛年马年能修复得起?”他却义正辞严道:“现在没有钱,并不等于后辈儿孙也没有钱!现在修不了,200年、300年后也修不了吗?”好在当时管文化的官员苟志文、李振清、王书林、许志魁、索新全等全力支持。他坚信,有一天九成宫一定能够重现于世,麟游人也一定能走向富裕。可他却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快!

改革开放短短30多年,地僻民贫的麟游县发生了奇迹般的大变化。县北特大煤田已经有四个矿口出煤,投资20多亿的运煤铁路专线即将告峻。近年又自筹资金修复了西海湖、碑亭长廊、“天下第一笔”等巨型雕塑,碧波荡舟,亭阁高耸,离宫景致,已恍然在目。

习近平总书记“中国梦”的伟大战略思想,再一次掀起了中国历史又一个发煌时期。国务院适时批准九成宫保护开发规划,圆了麟游人的千年梦想。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座气势恢弘、惊世骇俗的大型帝王离宫和一处气候清凉、功能齐全、设施完善的旅游佳地,定会横空出世,傲然屹立。到那时,麟游社会、经济将会全面腾飞,“离宫之冠”名至实归。麟游人定会骄傲地向世人宣称:请到我的家乡来,九成宫欢迎您!

版权所有:麟游政协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子版后台登录
运营维护及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ICP备100000254号
本站总访问人数: